?

画馆画家 您的位置:首页 > 画馆画家 > 画馆画家

蒋英坚
?
?

抒情的色彩--蒋英坚的书画印世界

施平

       站在蒋英坚的中国花鸟画近作前,仿佛突然从画室来到了旷野,置身于大自然迷人色彩构成的抒情空间之中,看到一个热爱生活的艺术家献给这个世界的一片亲切的微笑。清人郑板桥有云:一官归去来,三绝诗书画。
 

秋容渐淡客归时 95x73cm
 

蒋英坚亦有一官三绝。一官,是上海宝山书画院院长。三绝,则是书画篆刻。

蒋英坚三绝,首推书法。英坚的书法正草隶篆无所不精,境界开阔,雄奇而不失妩媚之姿,法度森严而又不失自由洒脱。虽说年过半百之后,他已很少花费大片时间写字,但他腕底积攒的“童子功”,一再助其连获大奖。友朋誉为:“要么不出手,一交卷便获奖而归。”
 


         
 

早年,篆隶是他闯荡书坛的标志性作品。随着岁月的推移,草书则成为他书法艺术更上层楼的代表作。首先在用笔上,充分发挥了毛笔提按顿挫、枯湿肥腴、藏锋露锋、中锋侧锋的丰富表现功能,交互为用,大大增强了草书的表现力和生动性,突破了单一圆线曲笔所造成的静穆感,而使得草书变得飞扬灵动,更富于运动感和节奏感。其次在章法上,以草书大幅度欹正、险平、违和、虚实的穿插,切割空间,使布局变得更加生机盎然,阿娜多姿。其实,线条的变化,说到底,是创作者生命和情感的一种外化和表现。在我看来,英坚的草书创作成就,得益于其篆隶书的厚实为基础,既展示了空间错落用笔自由的非理性美,又满足了自身结构的理性美,甚至还留下了治印奏刀时的力度和迟滞感。庆幸的是,他在两者之间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分寸感:草而不乱,雅而不板。仔细观摩那幅新获上海市民书法大赛一等奖的草书,就会感受到他笔底一泻千里盘龙舞虺的痛快和曲觞流水精心安排的含蓄。 
 

 
           

 

蒋英坚二绝为篆刻。他印学篆刻的特点是广采百家印谱,博采众长。诚如韩愈《进学解》所云:“寻坠绪之茫然,独旁搜而远绍。”“沉浸醲郁,含英咀华。”直追秦汉印玺雄浑博大古拙的神韵。转益多师是汝师。以我为主,无所不师而无bt365真正的网站定师,终使英坚的金石篆刻自成一体。当代书法名家刘小晴认为,蒋英坚之印“奇中见平,动中寓静”,实为至言。但我认为,其印还有“拙中藏巧”的风格特点。为艺者,常以巧求巧,其境界虽巧却小,精细有余而厚实不足。英坚之印妙在拙中藏巧,以拙求巧,自然含蓄,在布局奏刀漫不经心之处,见出作者的独运匠心。升华到中国美学“大巧若拙”的上乘境界,以拙藏巧,虽巧却大。英坚的印章总是让人把玩品味不己,就在于他的巧不是一览无余媚俗的小巧,而是深邃无垠脱俗的大巧,他把“雄、变、韵”之意念,作为自己追求的美学风格。我认为,其雄来自拙,其变来自顺应时代之巧,雄变结合遂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的袅袅韵味。从风格学角度来看,英坚的印,无论刀法或是布局,在节奏上特别明快泼辣、充满力度,而且能与奏刻的对象浑成一体,融浃无间,于无形中传达与暗示表现对象的精、气、神。
 

 

            
 

与书法篆刻相比,英坚的画风迥异,如出两人之手。倘若说,他的书印常常表现阳刚之美,焕发着一种独创的热情的话,那么,他的画却体现一种孤寂落寞的情调。明净秋水,疏竹明月,暗香浮动,荷塘静莲,树影的婆娑,晚禽的低鸣,是他绘画中一再表现的主题。这种意象的独特组合,使他的画作虽然不乏生机,但总给人一种“冷”和“清”的感觉。不仅形成了与其书印不同的风格意境,而且似乎与他的为人亦判然有别。曹丕曾说,文以气为主。又说,气有清浊之分。画亦如此。我以为,英坚的印与字,其气重。而其画,则气清。重与清,是他人格的完整写照。艺术既有宣泄作用也有补偿功能。宣泄者,是把自己的多余的东西,通过艺术传导出去。补偿者,则是在艺术中得到自己生活中所匮乏的那部分。如果说,英坚在印章与书法的创作中更多地表达了自己固有的精神、热情和力量的话,那么,英坚在画中更多地表达了自己的一种向往,一种超脱种种羁bt365真正的网站绊的潜在企求。在画中,他为自己构筑了一个企求已久的精神上的家园,一个拔俗的归宿。我曾经戏言,英坚的花鸟画有一种新古典主义的味道,格古韵新。因为在他画中构筑的那个古典气息很重,宁静凄清的艺术世界,也多多少少为我们这些生活在嘈嘈杂杂之中的现代人,提供了一个躲避嗡嗡营营,让自己的心灵得到片刻超脱的王国。不信,你可以在自己的厅堂中挂一幅试试。10多年前,我在刘小晴书斋看见有幅蒋英坚的花鸟画小品,便与他谈起作者笔墨技巧,刘先生满口赞誉地说,“他的画艺,或许比其书与印会发展得更好。” 
 

万顷风声成夜响 240x210cm
 

上世纪90年代初,蒋英坚就在上海美术馆举行书法篆刻个展。20多年之后,蒋英坚又将自己的艺术道路拓展为书画印三绝,均获得了艺术圈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英坚的艺术成长足迹,使我想到古人的一句遗训:“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